什么是股票指数 什么是大盘指数:萬方期刊網,職稱文章發表、期刊投稿權威機構

客服中心

論文發表
 

综合股票指数 www.972854.tw 24小時咨詢電話:13241813043

固定電話:010-56258068

投訴監督:15600600757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投稿

黃紅
投稿:
《《柳州師專...》
2020/8/14
王...
投稿:
《《青島大學...》
2020/8/11
黃...
投稿:
《《林區教學》》
2020/8/10
田...
投稿:
《《基層建設》》
2020/8/6
馬...
投稿:
《《文淵》》
2020/8/5
王...
投稿:
《《安徽農學...》
2020/8/5
劉...
投稿:
《《文淵》》
2020/8/4
郭...
投稿:
《《電腦樂園-...》
2020/8/4
蔣...
投稿:
《《按摩與康...》
2020/7/23
王磊
投稿:
《《百科論壇》》
2020/7/22
您的位置:首頁 > 综合股票指数 > 文章分類> 一件老出版人的“小背心”

一件老出版人的“小背心”

來源:综合股票指数  時間:2018/11/13 3:00:01  點擊:401

  暮春時節,接到老出版人喻建章先生寄來他主編的出版人詩集《海濱詩草》(江西人民出版社,2011),典型的布面小精裝。摩挲之下,不禁生出無盡思索。

  喻建章先生是典型的老出版人。雖說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我進入出版界時,已經退休的喻先生仍在負責江西的出版科研工作,與他時有過從,但我對他有進一步了解,緣于前幾年為他編輯出版回憶錄《我的七十年出版生涯》(江西教育出版社,2008)。光從書名,就可以知道他作為出版人不同尋常的經歷。喻先生生于1925年,在“七七事變”后十日通過面試,十二歲時即成為中華書局南昌分局的一名學徒工。此后終其一生,先生都在出版業中服務貢獻:抗日八年,他與中華書局同仁在戰火中不屈不撓,頑強播撒書香以書報國;新中國成立后,身在領導崗位上,積極參與傳統出版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改革開放時期,奮力推動江西出版事業大發展;1990年代退休后,仍漁舟唱晚,負責江西出版科研工作,把活動搞得有聲有色;即使在今天,年近米壽的他身居家中,仍盡力關注出版業的發展動態,時有文章發表,或回憶舊事,或縱論時事。這一長達七十多年的出版人生歷程,不僅在江西一地,即使全國出版界,亦洵不多見。2012年恰逢中華書局成立一百周年,歷史何其多情,得以讓喻先生這位老中華得以一睹其盛。從當年的學徒到資深的出版人,喻先生成長、追求的經歷,堪稱20世紀中國出版人的縮影。去年底江西出版工作者協會曾專門為他召開過出版工作紀念座談會,邀請我作為回憶錄的編輯去發言。恰好有事無法脫身,只好以我編輯回憶錄后的編余札記《是回憶錄,更是啟示錄》應命。札記曾經發表在《中國編輯》2010年第1期。分為《從學徒到資深出版人:合格的出版人是如何成長的》與《為書籍的一生:真正的出版人是做什么的》兩部分,闡述了我在編輯過程中所體味到的舊年出版人的特質與風采。說是編余札記,其實從文章名,可以看出那是我對喻先生所代表的一代老出版人的回憶錄的總體評價。
  猶記得回憶錄中有《參加全國青島總編輯讀書會》一節,回憶作者1980年參加中國版協在青島舉辦的第二期全國編輯干部讀書會的舊事。其中說:1980年,正是我國改革開放起步階段,全國各行各業呈現一派繁榮景象,出版業也不例外。國家出版局和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鑒于各出版社總編輯業務繁忙,身心難免疲憊,決定于當年8月18日至9月28日,在青島市舉辦一期總編輯讀書會,讓參與的學員們擺脫一切事務,靜下心來讀點書,聯系實際,相互交流業務經驗,同時放松身心,調整一下健康狀態。設想是一舉三得,實踐也證明取得了預期效果。參加讀書會的有四十余人,全都是出版社總編輯或編輯部負責人,學員絕大多數是新中國成立初期參加工作的中年人,大多數是全國出版部門的主要業務骨干、在出版崗位上奮戰不息的老出版人。國家出版局對這期讀書會很重視,特委派時任局辦公室主任兼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秘書長宋木文同志專職主持會務工作。當時學習氣氛濃郁。學習采取“三自”方針:自我閱讀,自由討論,自寫心得。喻先生在回憶錄中介紹了學員們攻讀的經典,包括《資本論》《政治經濟學》等。學而不思則罔,課余學員思想碰撞,激烈討論,興味盎然。當時的地方出版社仍是綜合出版為主,但回憶錄中提到,讀書會上同仁們已經在熱烈討論出版社的體制改革,包括專業分工之大勢所趨。讀書之余,意興未已,學員們以詩歌表達自己的感受,并將詩歌打印匯集成一冊油印詩集?;匾瀆汲靄婧?,當年的“學友”從中讀到喻先生仍保存這一冊詩草的消息,紛紛來信求索復印件。我曾經在編余札記中特別提到像喻先生那一代學徒出身的出版人,有著在資料保存方面細致用心、持之以恒和巨細不遺,秉承“敬惜字紙”古風的特點。去年,喻先生在舊文件中找到這冊詩草,“封塵30多年,已風黃憔悴,重讀之后,有如走失的嬰兒重逢的喜悅”(《編后》)。在當年讀書會的負責人、后來的新聞出版署長宋木文先生等人奔走之下,詩集以《海濱詩草》為名出版。正如喻建章在致宋木文信中所說,詩草“以詩的形式記下了讀書和各種活動以及參加者的心情”。在今天讀來,從詩藝的眼光看,選出的88首詩,并無可大加贊賞者,更非篇篇佳作,但其作為出版史料的價值,卻毋庸置疑,真實地反映了改革開放初期出版工作者的愉悅心情,以及1980年代出版界的時代風貌;在出版人如何緊隨時代脈搏,充電提升方面,也給我們留下了無盡啟示。
  開卷翻讀,質樸甚至不成韻的詩草之中,剛剛走出十年動亂、萬事待興、文人豪情滿懷的迎春氣息,撲面而來?!靶麓夯卮蟮?,東方旭日升。舉國春意暖,興起讀書風。出版不落后,辦起讀書班?!劾窗朔嬌?,擠出忙中閑。同來多壯志,攻讀不怕難?!幕刖×?,出版競繁榮。相勵又相勉,攜手共長征?!保ㄅ嶂病抖潦槔幀罰安皇切菝攬?,讀書非有閑。未作寄生蟲,下筆寫萬言。協會新氣象,令人開心顏?!保ㄖ9堋對薇嗉剎殼嗟憾潦榛帷罰熬窠允娉?,氣昂八大關。放眼到將來,年老志不殘?!創碩潦檎?,指日奏凱旋。學習樂融融,讀書苦中甜。夜讀月穿牖,晨讀日上檐?!暮6潦榭?,忙里不偷閑。不做書蠹蟲,更不尚空談?!保蹌順紜肚嗟憾潦榛帷罰傲旮尚7椿氖?,今日到青始讀書?;⒑煨腦鲅?,植花藝苑好揮鋤?!保蹌順紜恫渭傭潦榛帷罰澳垂臧氚偎痙?,肩負四化,渾身勁頭朝外冒,請多飲幾杯山泉水吧,把浩劫留下的創傷沖掉?!保ㄉ蛑埂抖潦榛崾慊場罰岸潦樘寤嶸?,交流多經驗。思想得武裝,躬耕在出版?!保ㄍ蹙ⅰ肚嗟閡鰲罰蚱又良氖?,深深地凝聚著那個時代特有的熱情與生氣。此前十年“文革”,國家千瘡百孔,文化知識界壓抑日久。走出劫難,有機會重展抱負,出版人自然是倍加珍惜,努力補課,以便貢獻于社會。讀書學習之余,學員休閑出游,登臨嶗山、暢游市區、遠觀滄海,“攜手嶗峰賞紫霞,弄潮浪里海天遐。同為智者兼仁者,愛到山巔與水涯”(劉乃崇《同看青島留影》),留下了不少紀游詩作。
  除了登山臨水的興奮與輕松,“萬方多難此登臨”,在詩草中我們還多處感受到那一代出版人秉承中國知識分子感時憂國傳統,在剛走出民族劫難時對歷史進行反思的沖動與努力:“嶗山石人老,佇立渤海濱。極目尋嬌女,萬古忒傷心?!保ㄖ9堋兜輕郎健罰疤騫嵊惺槌?,碧海蒼茫寄夢思。蒲翁當年沉吟處,又見古榆發新枝?!保ǔ輪炯帷隊吾郎健罰┰誶嗟核騫薟喂?,見到裙帶菜,偶感中亦帶深思:“雖曰裙帶菜,卻無裙帶風。后門常大開,裙帶萬事通?!保ㄖ9堋度勾恕罰┏靄嬡艘暈幕⑸?,天生有著關懷社會歷史的知識分子情懷。宋木文先生在序言《一段尊老崇賢的出版佳話》中除了介紹讀書會舊事外,還特意“突破寫序的常規”,從《出版工作》雜志上錄下1980年7月19日在承德避暑山莊舉辦的第一屆讀書會上,讀書會主持者、老出版家黃洛峰的最后遺詩《江聲》:“承德久旱,武烈河日涸,息于‘月色江聲’湖畔,思潮起伏,即景偶成:江聲久歇幾時有?坐看云山似亦愁。岸柳無心空自舞,凝眸望斷煙雨樓?!彼文疚乃?,“老革命家、老出版家對十年動亂給黨和國家造成的災難性后果有著深一層的思考和難以擺脫的憂國憂民之心,這從他的這首‘江聲’感懷詩中是不難看出的。但我同時感到,他對粉碎‘四人幫’和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大好形勢及未來走向卻是充滿著熱忱、信心和期待的?!貝喲實慕嵌壤純?,熟悉中國現當代出版史的人都知道,從革命戰爭年代成長的那一代出版人,多有這種心憂天下的抱負,且有豐富的出版文化實踐經驗,做過不同類型的領導工作,而多能以其豐富的人生經歷來思考歷史、中國的命運。這種境界與眼光,拓展了出版人的宏闊視野,提升了出版物的凝重品格,也深深地賦予了那個時代出版領域明顯的政治色彩。及至市場經濟興起,出版業在經濟大潮中轉型發展為產業。它經濟的功能日益明顯,但在另一方面,我們也日益看到它成為產業而以盈利為目標帶來的負面作用。在今天,出版文化建設的成績與標準,多是出版產值的排名與增長指標。這有著時代的必然性。但在發展之中,無可諱言的是,出版業也隨即失去了一些東西。比如,多元出版、文化消費主義之中,多了些趣味與娛樂,卻少了些風骨與品格;從業者鉆進了狹窄的錢眼,而少了對國家民族的深切高遠關懷。對這種畸輕畸重,那一代出版人往往有著更為辯證的把握、更為努力的堅持。劉杲先生在為俞曉群《人書情未了》所作序《經營文化的人》中說:“出版、出版,所為何來?歸根到底,只能是為了文化建設。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對出版的根本要求是什么?是文化建設。一個時代、一個地區,出版能夠載入史冊的貢獻是什么?是文化建設。古今中外,莫不如此。當年的商務、中華之所以在近代出版史上占有顯赫地位,難道不是因為他們在文化上的卓越建樹嗎?是文化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決定了出版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一旦失去了文化,出版還有什么?對沒有文化的出版,可以稱它這個或者那個,就是不能稱它出版。文化是出版的根本目的。文化是出版的魂,是出版的命。出版離不開文化。同時,出版還離不開經濟。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出版離不開市場。如今誰都知道,出版物是商品,出版業是產業,出版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出版不能不重視經濟、學習經濟、駕馭經濟、發展經濟?!?,這一切終究不是最后目的。經濟再重要,畢竟只是出版的手段。文化建設才是出版的目的。出版要實現文化建設的目的,不能沒有經濟的手段。出版的經濟手段無論怎樣強大,也不能失去文化建設的根本目的。如果背離了文化建設這個根本目的,經濟手段對出版有什么意義呢?什么積極意義也沒有。如果背離了文化建設這個根本目的,賺大錢、發大財對出版有什么意義呢?什么積極意義也沒有?!庇鶻ㄕ略諢匾瀆賈釁絞檔乇硎鱟約旱某靄胬砟睿骸拔頤譴郵魯靄婀ぷ韉鬧傅妓枷?,就是要出版有質量、有文化價值的出版物,這才不辱出版工作者的崇高使命?!倍源?,在《是回憶錄,更是啟示錄》中,我曾經由衷感嘆:“時代大潮,裹挾著每個行業劇變不息。以出版業來說,從當年的

{ganrao}